柱子3

不过很少小姐肯这样做的,据我所知,这里 有一个菲律宾女人有这样做,是不是呢?”

柱子点了点头说:“不错,那个宾妹不仅用嘴把精液吮出来,而且吞食了!”“你喜欢的话,明天我去找你的时候都可以这样做的,不过你也要吻我底下,不能够 是你们男人单方面享受,我也希望这种刺激呀!”柱子笑道:“吻女人的阴户我可沒有试过,但是如果你我情投意合,我想我也可以做到的,看来我们是有些缘份,今天我们搭同一辆巴士出来,你知道吗?”

“是吗?那我失觉了!”阿敏惊奇地望了望柱子。“我坐在你后面,我把你看得很仔细。来到这里又 巧遇上你,真是喜出望外。”“我也高兴遇见你,我一向相信我的直觉,我们一定可以玩得很开心的。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明天早上我打电话约你,好不好呢?”柱子点了点头,连声多谢。心情特別轻松地下楼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阿敏果然一个人到柱子家里。她还是穿着像昨天那种衣服,今天的她和昨天判若两人,她显得很羞涩。她对柱子说她中午十二点半就要去开工,就低头红着脸默默地坐着。

柱子猜想:这大概是所谓女人的羞涩吧!于是就主动坐到阿敏身边,把手搭她肩膊上。说道:“你不是想来我这里开心一下吗?为什么不说话呢?”“我不是已经自己送上门了吗?还要我说什么呢?”阿敏依到柱子的怀里。柱子把她软绵绵的手儿捉在自己手里,仔细的摸玩。阿敏低声说道:“不知怎么搞的,我的心卜卜地乱跳。”柱子把手摸到她心口,笑道:“沒有啊!我都感觉不到。”“你只摸到我的乳房,都沒摸到我的心”阿敏更加害羞地把头钻到柱子胸口。

“既然来了,就不必害羞嘛!我来帮你脱衣服吧!”柱子说毕,便把她的T恤向上拉起,里面是一个奶白色的奶罩。柱子把她的上衣脱下,又把奶罩的扣子松开,一对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立即跳了出来。阿敏慌忙用双手掩住。柱子且不理她的乳房,却把她的裤头松开,连内裤一齐褪下去,阿敏把手掩着阴户,然而柱子已经瞧见阿敏那个白馒头似的,光洁无毛的阴户。阿敏顾彼失此,酥胸上一对白嫩的乳房落入柱子的手掌里了。

柱子虽然摸过不少女人的阴户,但是他的阳具确实沒有进入过女人的阴道。面对一个赤身裸体的娇娃,他实在是按奈不住自己的沖动。他迅速脱光身上的衣服,把阿敏赤条条地抱进睡房里。阿敏仰卧在床上,双目紧闭,一对嫩腿微微分开。柱子扑到她的上面。挺着一根硬梆梆的肉棍儿,龟头在她的耻部乱撞,不得其门而入。阿敏心里暗笑:果然是个门外汉。于是她把双腿再张开一些,同时玉指纤纤,轻轻捏着他粗硬的大阳具,把龟头对准小洞的入口。

柱子的阳具终于进入女人的肉体了。一向以来,这个憨直的男子汉 只懂得自己用手解决,或者到桃姨的架步找女人手淫。那次宾妹替他口交,他已经觉得龟头衔在女人的嘴巴里更为舒服,现在他的阳具整条钻入阿敏温软湿滑的阴道里,才真正体会到男女器官交合的真正微妙。他把阳具深深顶入阿敏的阴道里,并不懂得抽送。

阿敏已经有好几个月未尝到肉味了,此刻她 觉得不仅阴道里很充实,精神上更充实,她紧紧把柱子搂住。用她的乳房去享受男子汉的胸怀。

俩人亲热地搂抱了好久,柱子终于发挥男人的本能,他的阳具开始在阿敏肉体里沖撞,阿敏也放开怀抱,让柱子的龟头刮磨她阴道的腔肉。俩人干柴热火,燃起了熊熊的欲焰。一会儿,阿敏的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柱子也浑身激奋,火山爆法似的在阿敏的阴道里喷射精液。

俩人紧紧地搂抱了很久,阿敏才出声问道:“你觉得怎样呢?”“太好了,我终于体会到真正性交的好处,多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说什么多谢呀!刚才你也把我弄得很舒服哩!我跟你玩,比起以前和我老公第一次玩的时候还要兴奋,因为那时我被疼痛沖淡了一些快感。但是刚才我既是觉得新鲜刺激,又放开怀抱任你驰骋,所以我简直快活死了!”

柱子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阿敏的乳房,说道:“今天你不要去上班行吗?你可以就赚多少,由我支付,行不行呢?”“我已经说过我不出卖自己的性爱,那会收你的钱呢?其实我 是认为既然从事一种职业,就要做好它,所以不想请假嘛!”“我巴不得你永远在我身边。”柱子语重心长地说道。

“不行呀!我已经是有老公的女人,我不能丢下他不理, 能和你偷偷摸摸地玩,我每星期来这里找你一次,好不好呢?”柱子点了点头道:“我这里倒是沒有问题的。”阿敏道:“以后你有了太太,会不会在理我呢?”“我这种人那会有太太呢?就是有,我也会仍然和你来往的!”柱子肯定地说道。

就凭这一句承诺,这时的柱子倒不知如何是好了。几年来,阿敏和柱子一直按时幽会,俩人虽然不是夫妇,可是之间的性关系比一般夫妇还要正常。柱子并不想和阿敏断绝来往,也不想日后事发而影响目前他和这两位年轻貌美的女人,左思右想,他最后还是向她们讲出来了。他把前因后果讲得很祥细。然后叫她们出个主意。芳玲道:“柱子哥,你一定是捨不得你那个旧爱啦!我可不会介意你那些事情的,只要你喜欢就行了,其实你的女朋友也可以算是我们的朋友。你高兴的话,我们甚至可以陪你一起玩,巧珍妹,你说是吗?”

巧珍也说道:“是呀!芳玲姐都沒意见了,我更加沒问题啦!”柱子放下心头一块大石,他趴到芳玲身上,就把已经粗硬的肉棍儿插vo的小肉洞里,芳玲道:“你明天早上还要应付阿敏哩!今天晚上休息一下吧!”

柱子道:“ 要我不射精,明天我一个对付你们三个都不成问题哩!”巧珍道:“柱子哥,明天我们还是不要出面,让你专心和阿敏玩吧!”芳玲也说道:“对呀!我们可以躲起来偷看你和阿敏玩。”柱子道:“好吧!我就权且充当咸湿小电影的男主角,表演一场给你看吧!不过我和她弄完之后,就会坦白地告诉她,说明我们之间的关系,到时你们要赤身裸体地出来和她见面,大家坦诚相见,表明态度。然后我再和你们三个玩个痛快,好不好呢?”芳玲和巧珍都一致表示贊成。

第二天,阿敏一早就来,她还完全不知柱子家里的变化,一进门,就自己宽衣解带脱得一丝不挂,投入柱子怀里。柱子把她抱到床上去,自己也脱得精赤熘光和她搂在一起。俩人的肉体很快就交合了。阿敏很会玩花式,她翻来覆去,摆出许多姿势让柱子玩她。柱子也挥舞着粗硬的大阳具,在阿敏的肉体里左穿右插。弄得她欲仙欲死,如痴如醉,淫液浪汁横溢。柱子控制自己的欲念,一柱擎天的肉棍儿却仍然坚硬不洩。

阿敏娇喘着说道:“我已经被你玩够了,你今天特別能干哩!”柱子趁机向她道出最近发生的事情,阿敏望着柱子仍然插在阴道里的阳具,伤感地说道:“你那两个新的女朋友一定又年轻又漂亮,看来我就要失去你了!” 柱子笑道:“我已经把我们以前的关系和她们说清楚了,她们不但不介意我们继续下去,而且还肯大家一齐玩哩!我叫她们出来吧!”

“等一等!让我穿上衣服才见她们吧!”阿敏慌忙说道。 “阿敏姐,不用了,我们也沒穿衣服哩!”芳玲笑着和巧珍一齐走出来。她们大方地坐在柱子和阿敏的两旁。柱子向阿敏介绍了芳玲和巧珍,巧珍望着阿敏说道:“阿敏姐的皮肤真美,又细又白的,比我好看得多了!”芳玲也说道:“是呀!阿敏姐的手脚儿雪白细嫩,小巧玲珑,真叫人羡慕!”阿敏连忙说道:“两位妹妹刚从大陆过来,晒得太阳多嘛!你们都是青春美丽的嫩娃,过一段时间,一定比我更白净啦!”

巧珍道:“阿敏姐和我一样,也是沒有阴毛的。”“柱子哥最喜欢你们这些光板子啦!”芳玲说道。“你的大胡子我也一样中意呀!”柱子笑道。阿敏吐了口气,说道:“柱子,我已经被你玩得要死了,你还是去弄她们吧!”柱子离开阿敏的身体,捉住身边芳玲赤条条的身子,拍开一双嫩腿,把一条粗硬的肉棍儿直插她的洞穴。

一阵子狂抽勐插之后,芳玲也如痴如醉,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柱子便转移了目标,把巧珍如法泡制。他一边干着巧珍,一边把三个女人的肉体作一番比较。柱子觉得芳玲和巧珍虽然青春美丽,但是她们的皮肤仍不及阿敏的白晰细嫩。而且阿敏的手脚十分小巧玲珑,摸捏间柔若无骨。芳玲和巧珍大致因为在大陆时要做一些粗重工夫,所以她们的手儿脚儿就显得稍微不如阿敏那么好玩。三个女人之中,阿敏的乳房最大。不过芳玲和巧珍乳房也有她们的特点,就是非常有弹性。

柱子把巧珍玩得欲仙欲死之后,又回到阿敏身上。阿敏虽然摇头摆手,柱子那肯罢休,把一根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光脱脱.白雪雪的湿润的小肉洞。一直抽送到龟头在阴道里喷出精液,才压在她身上休息。阿敏喘着气对芳玲和巧珍说道:“柱子实在太强了!”芳玲道:“是呀!相信再多两个女人,他也一样应付嘛!”巧珍也说道:“阿敏姐,有时间要再来玩呀!”阿敏道:“你们已经和柱子一起生活,我不好意思再来打搅了。”芳玲道:“你是柱子哥的老朋友了,如果因为我们的出现而影响你们的关系,我们才不好意思哩!反正大家已经一齐玩过了,就这样继续下去啦!”

阿敏笑着沒有答话,柱子笑道:“你如果不答应,我就不拔出来了!”阿敏才笑道:“我像以前那样,每星期来一次,和你们凑热鬧吧!”

一个月之后,适逢港府实行抵垒政策,特赦非法入境者,柱子立即带芳玲和巧珍到达金锺道入境处报到,不久,她俩也拿到到了香港的身份证,成为香港居民了。从这些事发生到现在,也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芳玲已经生下了两男一女。能斡的她把柱子的店铺打理得整整有条。不止添置了货车,还在店铺附近新建了一座西班牙別墅式的住宅。

巧珍却是连蛋都沒生一个。但是她很喜欢小孩子,芳玲所生的孩子全都由她带大。芳玲的事业心很强,她顾生意上的发展,家庭的事完全由巧珍打理。所以柱子在性方面的需要好经常找巧珍解决。不过芳玲有时加入作三人游戏。或者在阿敏来时参加无遮大会,由于她不想再要孩子了,又高潮来得快,所以总是巧珍和阿敏来接下半场,由她们来承受阿勇的精液。而又因为巧珍和阿敏都天生不育,所以柱子便可以长久不变地拥有她们那两个既紧窄又光洁白静的迷人小肉洞了。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