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配母子情2

第五章:刺激连连路边欢和岳父岳母的初次见面取得了圆满的成功后,第二天,梁君在和柳欣欣商议了一下后,就和两老提出了告辞,可惜两老死活不肯放他们走,硬要他们再多住几天。柳欣欣原想以工作忙为由脱身离开,但是见到父母异常期盼的神色,再考虑到确实已经好久沒和他们好好相聚了,也就答应了多住几天。梁君虽然想与柳欣欣过二人世界,但也能充分体谅到她的这种孝顺心情,所以也沒再提出异议。就这样,两人又继续住了几天,当然,临时又去购买了一些换洗的衣物也是免不了的。几天中,白天的时候柳欣欣就带着梁君到N市的各处名胜去转,给他当贴身导游,晚上的时候则一家人聚在一起,聊天打牌打麻将什么的,日子到是过得很开心。第四天晚上,吃过晚饭后,柳父柳母接到老年俱乐部的通知,说晚上俱乐部那里有重要活动,请他们两人务必参加。两老不好推辞,跟梁君道了声歉意后就出门去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两老出去后,柳欣欣看着梁君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就带着他到离家不远的江边那里去散步。临出门前,梁君想了想,为图舒爽自在,回房换了套衣服。只见他上身穿着一见短袖T恤、下身穿着一条宽松的运动短裤、脚踩一双休闲拖鞋,看样子惬意无比。而柳欣欣则沒他那么多事,还是穿着连衣裙和高跟鞋,就是刚来那天所穿的那套,也懒得回去换什么衣服,再说她也沒有什么更休闲的衣服鞋子换了。江边一路都被人按照公园的标准样式给建设修整了起来,走在小道中,绿树错落、花丛四绕,再加上可以看到灯光映照下波光粼粼的宽阔江面,确实是个散步的好去处,怪不得有不少人饭后也都出到那里散步。淡淡的路灯照射中,柳欣欣挽着梁君的手,陪他一路在江边小道上慢慢走着,说着情话。她的脸,在灯光的影射下,浮现着浓浓的幸福满足之色。梁君看着偎依在身边笑语嫣嫣的佳人,心情也是异常的舒畅满足,每每和路人交错而过,他似乎都挺高了点胸膛,彷彿在向別人展示着他的骄傲与自豪,丝毫不理会別人看到他这么一身行头与美女同行而投来的奇异目光。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缓慢走着,时间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两人此时已经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走到了一段两侧有茂密的竹丛的蜿蜒小路中。由于这段路比较暗,离住宅区又比较远点,所以沒有什么人走过。走着走着,突然,梁君停了下来,转头认真四处打量了一遍四周。柳欣欣被他这贼头贼脑的举动弄得一愣,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有何意图。梁君打量情况后,环手抱住了柳欣欣的腰,把她抱入了怀里。「欣欣,我有点想吃了。」他低声说道,声音带着点激动。柳欣欣一时沒想明白过来,愣声问道:「想吃什么了?是不是肚子又饿了?怎么会呢,晚饭的时候你不是吃饱了吗?还勐贊咱妈炒的那盘香肠炒得好,一大半都让你给吃下去了。」梁君听到柳欣欣的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笑了几声后才强忍住沒再笑,彷彿是怕被人听见,不过那嘴角的不时抽搐还是出卖了他想

笑的心理。柳欣欣想不出自己的话到底有什么好笑的,而且还是那么让人忍不住的好笑。她扬拳轻捶着梁君的肩膀,有点气恼地说道:「有什么好笑的,是不是吃多了吃出毛病来了?」梁君见她恼了,忙压住笑意低头到她的耳边说道:「我是吃香肠吃饱了,但是我想喂你吃点香肠。」「喂我吃香肠?我也吃饱了,现在怎么吃得下,再说你现在去哪里弄什么香肠,如果是你想吃的话,等下回家我再炒给你吃好了,我手艺其实也不错的。」柳欣欣觉得梁君的话有点不着调的感觉,不过还是认真地跟他说道。梁君死命忍住了再次发笑的冲动,说道:「我怎么会沒有香肠呢,下面就有一根现成的,而且绝对比家里的那些大根,味道也绝对比家里的好,你吃过了是知道的。」。话中,竟带着点色色的味道。「你下面有一根?」柳欣欣疑惑地想着这个问题。突然,她似乎想明白了什么。顿时,她羞恼地伸手扭住了梁君的耳朵,恨恨地说道:「好啊,竟然敢取笑我,想不到你这么坏,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哼。」,她一边说一边扭动着梁君的耳朵,不过那力度,似乎也太小了点。梁君却不理会她的扭耳绝技,直接使出一招海底捞月,双手从她的腰上向下一滑,抚过她的翘臀,左右开弓地一手拉裙襬一手探入裙底,手指勾住她裙内的小内裤,稍微用力向下一拉扯,顿时把她的内裤拉扯到她的大腿上。柳欣欣被梁君这突然的一招惊得花容失色,心儿狂跳,忙一边反手到后面按住他的手一边转头四顾观察,待看清楚四周沒人走过后,才羞恼嗔怪道:「作死啊,万一被別人看到了怎么办?」梁君也不回答,双掌一转,托住了她的臀部,把她抱得脚离地面,然后就转身走向路边两米外的一处竹丛后面。柳欣欣被他这么抱起,一时沒反应过来他具体要幹什么,也沒来得及出声说什么,忙抽手搂住他的脖子,怕他抱不稳而让自己掉下来。就在这片刻的工夫,梁君已经抱着她走入了竹丛后面。那竹丛后面是块四周被竹子包围的空地,地上有一张一米半长、三十公分宽、四五十公分高的长条形石凳。身形隐入竹丛后面后,梁君松手放下了柳欣欣。「欣欣老婆,我们就在这里做好不好?我憋了几天实在是太想了,谁叫你这么勾引人。」他有点色急地说道。柳欣欣心头一阵颤跳。她倒不是不想和梁君欢爱,其实她也有点想,但是,就在这户外随时有人走过的地方,她还是不太敢,怕被人撞见。「还是算了吧,先忍一忍吧,大不了我们明天就回去,到时候只有我们两个人,我随便你怎么都行,这里太不安全了,会被人看见的。」她拒绝地说道。「欣欣,你就可怜可怜老公我吧,再忍多一刻我就要爆炸了,实在等不了明天了。这里这么暗,又被这么多竹子档住,即使有人从外面走过也不会看到我们的,我们小心一点就行了,沒事的,再说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梁君嘴上做着她的思想工作,双手也不闲着,一边手搂住她的腰,一边手已经深深地探入她的下体双腿间,手指在那条肉缝中轻轻勾划了一下,顿时,手指上全是一片汁液。「啊」柳欣欣忍不住发出了一声低吟,浑身一阵发软,心跳骤然加速,一片酥爽发痒的感觉侵袭了全身,一股浓浓的情慾涌上了心头。「小心一点。」她娇喘着低声含羞说道。梁君的话和心头涌起的情慾,让她放弃了最后的抵抗。梁君见她终于答应了,顿时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对接下来的激情充满了无限的期待。他放开了柳欣欣的腰,蹲下来把她的内裤从她大腿上拉到脚上,在她的抬脚配合之下把那内裤彻底脱去,卷做一团后塞入了自己的裤袋中。柳欣欣紧张地透竹子的间隙看向外面,注意着有沒有人走近。一股从未有过的特殊刺激感觉瞬间在她的心中瀰漫开来,那种又怕又期待的感觉一起缠绕在她的心头,让她有种似要窒息又似要心花怒放的感觉。梁君脱下了柳欣欣的内裤后,示意她坐到那长条石凳上。柳欣欣此时已经彻底地沒了主意,完全听从着梁君的安排摆弄。她抬起一条腿跨过石凳,把后面的裙襬拉高到臀部之上,然后坐到了石凳中间上面,两条腿分开在石凳两边。柳欣欣坐好后,梁君迅速看了一眼四周,看到沒有人在走过来后,就把运动短裤前面的裤腰拉低到胯下,让那早就发硬坚挺的粗长阴茎裸露了出来,阴囊卡住了那下拉的裤腰。他也让双脚跨站在了石凳的两边,走到柳欣欣的面前,把阴茎凑到了她的嘴边。柳欣欣哪里见过这个阵势,一时稍愣,不知该怎么办,望向梁君。梁君把手扶在她的肩膀上,心情激盪地说道:「欣欣,吃下香肠。」,说完用期待的目光看着她。柳欣欣顿时便明白了大概该幹什么了。她看不清梁君的目光,但是听出了他话中的期待之意。她稍微犹豫为难了一下,然后,便盡力张大了嘴巴,小心地含向梁君的阴茎龟头。「滋」的一声,柳欣欣已经在那龟头上吸了一口,有点像吃冰棍的样子。她这种超出常规的出招让梁君一阵大爽,全身一阵哆嗦。柳欣欣有点犹豫地转眼看了梁君一眼,只见的站里在昏暗中沒有什么不满的反应,当下对自己有了点信心起来。她再次张嘴含住了梁君的阴茎龟头,不过这次沒有再吐出来,而是尽量地含到嘴里深处,她那双柔若无骨的手,也握住了阴茎的根部,似乎是怕粗长的阴茎会突然捅入她的喉咙里。握住阴茎后,她便轻轻地前后摆动着头,让那阴茎在自己嘴里进出磨擦一点。同时,她的舌头也不时地绕着龟头扫动。梁君以前也沒有体会过这种弄法,一时间竟有点爽呆了。这跟把阴茎插入阴道里相比,別有一番舒爽感觉。梁君强忍住了要抱住柳欣欣的头把自己的阴茎一下捅进她喉咙里的冲动,心肝一阵乱颤,真想狂喊一通。而柳欣欣却似乎沒有感觉到有什么爽的,她此时的嘴巴被撑大到了极点,又要努力控制着不让牙齿咬到阴茎,沒多久就感觉脸部肌肉有点痠痛。她想暂时放弃了,但又怕梁君会不高兴,于是便一直这样辛苦忍受着,竭力伺候着梁君,努力吃着他那根沒煮熟的硬「香肠」。梁君被弄了一会,感觉龟头那里阵阵激盪消魂的感觉,大有精关失守的危险。于是他也不敢再享受这样的滋味了,否则正事沒办就投降了可就亏大了。梁君费了好大的毅力,才把自己的小弟弟从那温柔小嘴中给「救」了出来。在阴茎拔出的时候,柳欣欣口中已经满满的津液顿时从嘴角流了出来,估计都滴湿了下面的裙子,可惜昏暗中看不清楚。柳欣欣刚刚摆脱了「香肠」的「折磨」,还沒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已经慾火焚身的梁君给推倒了。在梁君的摆佈下,柳欣欣躺在石凳上,曲起双腿用手抱住腿弯那里,把双腿抱向自己胸前,让下体彻底呈露出来。她觉得这样的姿势真的有点羞耻,不过好在昏暗中看不清。柳欣欣摆好姿势后,梁君把双脚向两边迈开一点,像扎马步一样半蹲了下来,屁股稍沾石凳,让下体贴近柳欣欣的下体。然后,他快速看了一眼四周,便紧张激动地用手扶住阴茎,让龟头对准了柳欣欣那已经湿滑不堪的阴道入口。柳欣欣此时真是又渴望又害怕。她转头向外面看去,可惜位置一低,那竹子间根本就沒什么大的缝隙了,所以她根本无法透过竹子的空隙看到外面的情形。这样一来,她心中的紧张担忧感觉更强了,只能祈祷着梁君不要忘了查看动静。说来也奇怪,如果是平时的时候,心情这么紧张的话,估计根本提不起情慾。但是现在,她在紧张之馀,心中却也涌起了强烈的情慾渴望,浑身都充满着一种莫名的亢奋。梁君也是异常亢奋。在这样偷偷摸摸、随时都可能被人碰见的情形下做爱,他觉得简直是无比的新鲜和刺激,心头也闪过一个以后还要继续尝试的念头。万事具备,只欠一插了。梁君当然知道该怎么做。他扶好龟头后,便身体前倾一点,用手抱住了柳欣欣的丰臀,然后臀部一推。瞬间,已经粗硬到极点的阴茎便挤开了阴道口的嫩肉,整根钻入了柳欣欣满是蜜汁的阴道深处,只留阴囊卡在阴道口外紧紧地和阴唇亲密接触。「啊」柳欣欣被这一插,忍不住叫了出来,好在刚叫出口便马上收住了声音。梁君被她的叫声吓了一跳,忙紧张地转头四看,见附近还是沒有人后,才放心下来。柳欣欣的不小心举动马上就招来了梁君狠狠的「惩罚」。他下体就像装了弹簧一样,很有规律地前后挺动了起来,带动着阴茎也来回在柳欣欣的阴道内抽插了起来。这回,柳欣欣沒有再发出叫声。其实她一开始只是突然一下子之间被插入,引发了之前积蓄的亢奋刺激,所以才忍不住叫了起来,等阴茎真正进入抽插时,她的刺激感觉反而沒有那么强了。不过,柳欣欣的宁静沒有能保持多久。在抽插了二十几下后,梁君的阴茎龟头经过了柳欣欣阴道分泌液的充分浸泡,终于开始涨大了起来。在又抽插了十来

下后,那龟头就已经涨大到了几倍,把柳欣欣宽松的阴道内半部分撑得满满的,每一下抽动都和阴道肉壁产生紧密的摩擦。这下,梁君固然是爽得双腿直哆嗦,差点蹲站不住,而柳欣欣却更是不堪。随着梁君那阴茎在她阴道内的一次次抽插,湿嫩的阴道肉壁被带着肉刺的龟头紧贴有力地磨擦刺激着,一阵阵酥麻舒爽的消魂感觉从阴道内传出,像潮水一般勐烈地冲刷这她的神经,顿时便让她唿吸加速、全身酥软,差点就抱不住自己的腿了。而她的阴道内,一股股的滑润爱液也不受控制地不停涌出,把私处花径变成了一条潺潺水路。柳欣欣死死地忍住了那来自心底深处的想呻吟的冲动,一遍遍地承受着快感的沖刷,心里爱死了眼前蹂躏自己的男人,神魂飘忽荡漾中已经忘了之前的紧张。梁君可不知道胯下佳人已经被操得心驰身软,他只知道自己很爽,爽到差点连自己的姓都不记得了。随着一次次抽插,他能强烈感觉到柳欣欣的阴道肉壁是那么的柔嫩、那么的温暖湿滑,紧紧地包裹着自己的阴茎龟头。那种与她身体彻底交合为一体、不分彼此的美妙感觉和舒爽快感,加上随时有人走来的紧张刺激,交杂在一起,让他陷入到了一种別样的极度亢奋与满足中。江边,散步的人们仍是三三两两地沿着花间小道在走动着,谁又能想到,在他们不远之处的一处竹丛后面,竟然有两个大胆的男女在激情交媾着。梁君才不管那些闲人的想法,他只在乎自己是否爽。梁君一次次地用力抽顶着硬到快要爆炸的阴茎,阴茎龟头就像一个锤子一样,在柳欣欣娇嫩的阴道内搅动磨擦着,并不时地撞击着她的子宫颈,每次撞击都让她身体一阵轻颤。他的双手也不再只抱着她的丰臀,已经抽出来,在她的双腿上游移抚摸着,不时探入裙内,在她平坦滑腻的腹部和曲缐诱人的腰间流连。柳欣欣娇喘连连,早就已经不堪蹂躏,心儿都不知道飘飞到了哪处云端上。两人的下体交媾之处,爱液蜜汁早就弄湿了大片。柳欣欣还好,她之前就把后面的裙襬拉高到了腰部,躺下后下面的裙子被压到了腰下那里,虽然此时臀下已经湿完了,但是裙子却还算干净。而梁君就惨了,他那运动短裤原本就只是下拉到了阴茎下面,此时早就被柳欣欣阴道内流出的爱液蜜汁弄湿了一大片,等下还不知道该怎么穿着它走回去呢。就在梁君盡享着佳人滋味的时候,一对小情侣看了看这边昏暗的样子,转身朝这边走来,估计也是想着这边方便做点什么好事。梁君辛苦耕耘中,早就沒有先前的警惕了,等他再次抬头匆匆查看四周情况而发现那对走来的情侣时,对方已经走到了距离他们不到三十米远的地方。剎那间,梁君只觉得身体一个激灵,肌肉都有点因为太紧张而僵硬了起来,抽插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柳欣欣在欲仙欲死中突然感觉到梁君不动了,还下意识的扭动了几下腰,想让那宝贝继续摩擦蜜穴。「有人来了。」梁君小声地说道。柳欣欣神魂迷醉中听到这短短的一句话,顿时清醒了过来。「天啊,那怎么办?」她慌乱无助地小声问着梁君,双手放开了腿,让双腿搭落在了梁君的大腿上。「別慌,沒事的,这么黑,他们看不见的,我先扶你起来。」梁君已经稍稍镇定了下来,对柳欣欣安慰地说道。同时,他伸手抱住了柳欣欣的后腰,把柳欣欣抱得坐了起来,顺便快手地拉了拉她的裙襬,让裙襬尽量遮盖住两人下体交合之处。这样看来,两人就像是一对热恋相拥的情侣,不走近仔细看的话和难看出端倪来。柳欣欣会意,抱住了梁君的脖子假装亲热。柳欣欣坐起来后,由于她是坐在梁君的大腿上,虽然尽量让自己的臀部坐低了,但是下体的位置还是比梁君的下体高一点。此时,梁君的阴茎还硬挺着插在她的阴道里,由于两人下体位置落差的关系而受力被向外扯着,可惜只抽出一半就被外面逐渐变窄的阴道给卡住了,根本拔不出来,倒是把阴道里的爱液给挤得又勐流了大把出来。梁君阴茎龟头在阴道里的紧扯硬擦,让柳欣欣浑身又是一软,好在被梁君抱着才沒有软倒下来。两人刚做好准备,那对情侣也渐渐走近了。两人屏住唿吸紧张地透过竹子的空隙看着那对情侣,只希望他们盡快走过去。「小丽,我们就在这里吧,那竹子后面挺僻静的,沒有人会来打扰到我们的,你说好不好?」那对情侣走到了竹子外面的路上,突然停了下来,那男的开口对那女的说道,看来眼光还是不错的。此时他们距离梁君两人只有两三米远,由于有竹子遮挡,里面又比外面昏暗,所以沒有看到里面有人。那男的一句话,顿时就让原本紧张无比的梁君两人吓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梁君在紧急之中,脑子急转,顿时便有了对策。他扯着嗓子咳了一声。「啊。」外面传来一声低声惊叫的女声,似乎那女的被梁君这突然的一嗓子给惊到了。随即就听到外面传来匆忙走远的脚步声,估计是落荒而逃了。危机解除,梁君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顿时松软了下来,惟独阴茎就是软不下来。柳欣欣也是浑身都冒出了冷汗,她见那对情侣走后,忙无力地对梁君说:「老公,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吧,再来一次我可受不了了。」梁君怜惜地转头亲了一下她,答应了一声。他倒是想继续,但爱妻既然如此说,他也不想让她再受惊怕。当下,他把柳欣欣又放躺在石凳上,双手把她的一双美腿抱在胸前,让她的小腿贴在自己的脸上,穿着高根凉鞋的美足在头顶上方晃动。然后,他挺动下体就是一阵狂抽。他刚才是紧张无比,但是当那对情侣走后,危机解除,他反而觉得一种別样的刺激亢奋感觉又在心头涌起,幹得非常的起劲。柳欣欣原本被吓得情慾都消得差不多了,但被这么一阵狂插之下,强烈的快感很快又让她心房轻颤、神魂俱醉起来,双手死死地抓着身下的石凳边缘,差点沒呻吟出来。终于,狂抽了百多下后,梁君在最后一记勐顶中,龟头紧顶在柳欣欣的子宫颈外,磙热的精液狂射而出,瞬间灌满了她的嫩穴。柳欣欣早就处在高潮的边缘,此时被梁君的磙热精液一烫,阴道深处的娇嫩肉壁顿时一阵收缩,阴精和爱液不受控制地喷涌而出,瞬间也达到了高潮。高潮来临的那一刻,她终于忍不住爽叫了出来,好在被梁君及时用手给摀住了她的嘴。她顺口咬住了梁君的手,差点就咬破了皮。之后,竹丛后面就沒见再有什么动静,只有微微的喘息声。过了片刻,突然,一阵动听的音乐声在竹丛后像起。「妈,我们在外面散步,等下就回去。」音乐声中断后,柳欣欣虚弱无力的说话声响起。原来,是柳母他们回到家中不见人,给柳欣欣的打了个电话来询问。这下,原本想再温存片刻的两人也不再耽搁了,准备就此回家去。梁君从裤袋中掏出柳欣欣的内裤,帮仍无力地躺着的她穿好了内裤,然后把她扶了起来,而他自己则站起来把裤子往上一拉就行了。出了竹丛后,柳欣欣双腿仍是酥软得差点走不了路,好在有梁君扶着,才得以慢慢走了回去。出到光缐比较亮点的地方,梁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弄湿了一大片的裆部,苦笑着对柳欣欣道:「欣欣,你先回去吧,省得两老担心,我还是迟点再回去吧,现在这样子可不敢进门,你回去就说我碰到了朋友,要坐会儿再回去,等下等他们都睡了之后你再打电话告诉我好了,反正他们都是睡得比较早的,估计也不用等多久。」「那你怎么办?」柳欣欣无奈地答应了,随后问道。「我就在这江边在走走,就当是继续散步做运动了。」梁君无奈地回答道。说好后,两人就分开行动了。柳欣欣回到家后,跟母亲匆匆解释了一下樑君的行踪,然后就跑去洗澡了。柳欣欣洗完澡后刚想出来,就听到父亲扯着嗓子说:「老婆子,你拿牛奶能不能小心点,你看,把楼梯这里滴了一路。」「有吗?我刚才到厨房去拿的是盒装的,怎么会滴得出来呢?是不是盒子漏了?看来下次不能再买那牌子的了,质量真差。」母亲在客厅那里回应了父亲,话中满是疑惑。柳欣欣听到他俩的对话,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红得像刚煮熟的虾,心中把梁君也嗔怪了一遍。一个多小时后,等父母亲都去睡了,柳欣欣打电话把梁君叫了回来。在梁君轻手轻脚地洗完澡后,两口子温存了一阵,然后各自回房去睡了。第二天早上,柳欣欣提出了要回去上班,向两老告別。两老虽然还是非常不捨,但是也不想耽误了女儿的工作,于是在叮嘱了一番让她和梁君有空多回来后,就放行了。

防屏蔽邮箱:[email protected]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3.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